14堂+2的自我救贖紀實025

14堂+2的自我救贖紀實025

藜恩
對啊,我今天在想「風水師會說什麼?」

淑鷨
財庫。

藜恩
對!哈哈。

Polo
前有海,後有山,哈哈。

藜恩
我鄰居就有人為了留那個水,做了一個水池,在他們家做了一個水池,我說:「我可能沒有辦法挖一個水池在我門口,我現在是挖了一個財庫在我家門口。」我只能那樣子想,因為那是不可能更改的事情,它就在水溝邊,它就是需要有那個,現在新的設計,他已經不可能更改了,我只能很阿Q的……

Polo
阿Q是一種做法,就跟我剛講的,「路燈放在我家前面可以當光明燈啊,要不然要怎樣?」哈哈。

藜恩
我要選擇去跟市政府對抗啊,這是件我很害怕的事情,那天恆德老大跟工頭衝突的時候,我就已經很害怕了。

Polo
妳看,整個都導向……

藜恩
我已經非常害怕了,他們都看到了,所以一堆人要開始衝突時,我很害怕只好一直說:「你們不要這樣!」我已經很害怕了,可是我還是希望不要發生。

Polo
不可能啊,它不是發生在外面,就是發生在妳身上。

藜恩
我怎樣可以用我的方式去做?我還是希望用我的方式去做,不是用忍耐的方式。

Polo
那用什麼?

藜恩
我可以用很和平的方式做啊,要到我要的東西。

Polo
那是妳相信有不和平的事情。

藜恩
一定要衝突,我相信一定要衝突。

Polo
沒有,那是因為妳相信了不和平的事情。

藜恩
喔,我認為衝突是不和平的。

Polo
對。

藜恩
喔。

Polo
那還有什麼問題?哈哈,像我不管怎麼衝突,我都覺得我是和平主義者。

學員B
為了和平,所以創造了衝突。

Polo
哈哈,我沒有這樣想,而是就算有衝突,我都覺得這是一個和平的過程。

藜恩
衝突是可以解決的,不需要用那種火爆場面來呈現啊。

Polo
不用啊。

藜恩
我不是說我不去爭,我不是說我不去協調這件事情,我不會阿Q地照單全收,來牽就這件事情,可是我不希望用火爆的場面來呈現這件事情。

Polo
誰跟妳說跟市政府陳情就一定是火爆的?

藜恩
是嗎?我可以不用火爆的方式嗎?

Polo
看怎麼寫文件啊,或是投訴市長有約,跟他講一下:「市長,你看這個相片,這樣能看嗎?」

Cindy
這會不會有一點受沒吵沒糖吃的信念的影響,再來是前幾天的經驗,不愉快的感覺,烙印在她在心上。

Polo
有可能啊,但是我現在要回到一個很基本的事情,市府總會有做錯的時候,先不管這個工頭,就是政府跟人民,那怎麼樣,妳就講而已啊,妳就讓他知道他們做錯了。

藜恩
他要我跟施工單位協調,我說不對,施工單位跟我沒有關係,我只要跟市政府,我市民只管跟市政府對話,你要怎麼施工是你交待下去的事情,不是我去跟他協調,我跟他協調是不對的事情,我怎麼可以跟他協調,我要協調是市政府,因為是市政府發包出來,要對市民負責。

Polo
沒錯啊,他都有一個負責單位,監工單位。

藜恩
是啊,是啊。他說:「你們協調好就好。」我說:「不對啊,你要替我作證啊,我請你們來就是來作證的啊,不是來協調的。」他們不肯具書啊,所謂的作證,什麼叫作證?就像你說的,我對自己的做法產生懷疑,我已經做到這種地步了,我還相信嗎?我要要求到市政府來簽一個切結書嗎?

Polo
切結書?所以妳是跟市政府陳情了?

藜恩
有打電話去,還沒有書面陳情,因為先協調處理方式,他們也給我一個方案,他們講的OK,是可以的,可是這個都是口頭上的東西。

Polo
兩個階段,一個階段是,如果讓他們具體、書面、回函,妳會比較安心,那就先做。第二個部份是,到底我相信什麼?

藜恩
我反而是在乎後面的東西,因為前面的是作法。

Polo
好,妳相信什麼?

藜恩
我希望用我……

Polo
沒有,沒有希望,我只問妳相信什麼,沒有希望,希望沒有用啦。

藜恩
希望沒有用?因為我的……

Polo
希望只是幫助我們實相很快的產生,但是產生哪一個方向的實相,我們並不知道啊,所以重要的是,妳相信什麼?

藜恩
我相信我用我的方式可以解決。

Polo
我相信我用我的方式可以解決,好啊。

藜恩
我不想用懷疑的角度在看人。

Polo
所以妳是因為不想用懷疑的角度看人,所以妳才要相信妳可以用妳自己的方式解決?

藜恩
是。

Polo
好像聽起來不太對,如果只是單純地想……

藜恩
我要的信念是我想要相信人。

Polo
妳不要想要了啦,妳已經不相信了,才會這樣嘛。

藜恩
對啊,我現在就是產生懷疑了啊,我如果是非常堅信,我今天就不會產生懷疑了。

Polo
那就是「我現在就是不相信人啦!」

藜恩
是,我想相信啦!現在我雖然產生懷疑,可是我還是想回歸那一塊,我想做到那一塊,不是我們的信念可以創造實相嗎?可是這種實相並不能讓我的信念起來。

眾人大笑

Polo
是啊,可是妳並不知道妳更深的信念是什麼啊?妳更深的信念是不相信嘛,所以那個也會產生實相啊。

藜恩
那我要跟我最底下的信念去臣服?還是我可以改變它?

Polo
臣服,聽起來很不爽,哈哈,我是說臣服這兩個字聽起來很不爽,因為賽斯沒有講過這兩個句。

Cindy
許醫師的CD有講過,哈哈。

Polo
不是臣服不臣服啊,只是認清「那是我更深的相信」,它其實有點類似我們遇到一件事情,或者瞭解事情發生的原因是來自於「心因外果」,而我以為是「啊,我相信錯了!」妳的相信是前面的動作,妳的錯了是後面的動作,可是妳把這兩個結合在一起,而忘記這是妳要的跟他要的碰在一起,那妳把它想成前因後果。妳說妳現在要不要相信,其實那個相信不是我們在談的信念了,其實是一個行動。

藜恩
那你不是說要有具體的行動?

Polo
不是,我的意思是,好像我被一個男生甩了,然後我發現一個理由是因為他很帥,所以之後我要不要找帥的男生,是整個這個東西才叫信念。妳現在講的這個,「我要不要相信他們」,這是一個動作,不是一個信念。那個動作的詞是「信念」這兩個字,或者「相信」這兩個字。妳在前面的點妳相信,是因為那個動作,「妳相信他們」的這個動作,導致了不好的結果,所以妳是在想「我相信」的這個動作還要不要產生,可是並沒有一個「妳相信」的動作才導致那個結果,因為這是前因後果,可是其實不是,而是那一件事情只不過是集體信念的結果,而不是因為「妳相信」它才這樣子。

藜恩
我現在還在想一個,我們先結果先確定,這樣講好了,我確定這個事情會解決,我不用費力去找各種方法,去對抗,要去做什麼。

Polo
可以不用啊。

藜恩
我只要純然地相信它可以被解決就好。

Polo
可是就像我剛講的,妳要相信他們,其實妳是基於不想懷疑人,所以更深的信念是,妳只相信人會懷疑人,或者說,妳的狀態就是在懷疑,只是妳不想懷疑人而已。

藜恩
是,我可以改變這個東西嗎?

Polo
可以啊,先接受妳懷疑人。

藜恩
接受啊,我沒有不接受啊。

Polo
那妳怎麼會懷疑?走過一圈嘛。

藜恩
但是最大的問題是,我還想在和諧的狀態裡面,這是我很大的議題,這是我這輩子最大的議題,只要碰到和諧的議題,我就受不了。

Polo
好啊,那就是快成佛的意思,哈哈。真的啦,如果沒有這樣子,妳的外圍的事情就處理不完了,妳那些衛星信念所引起的實相,妳就處理不完了,因為幾乎就是那些東西被撥掉了。當然,一個最主要的議題不呈現,那要等到什麼時候?

藜恩
那天我已經跟你講過,我覺得OK了,然後你說:「妳還要繼續嗎?」我心裡就「砰」了一下!我跟他們講:「我已經告訴他了!」

郁愉
他講好的不靈,講壞的都很靈,哈哈。

Polo
這樣講好了,比較簡單地講,如果我有一些主要的議題跟挑戰我都完成了,那我不去碰那個,那我要幹嘛?

藜恩
我才開心不到兩天,怎麼會出來的這麼快?

Polo
不是,痛苦是幻相,它是讓自我更開心的方式,不是就這樣嗎?我們每一個的「以為」都是不好的事,信念改變了之後,反而會覺得還蠻不錯的。

郁愉
Polo老師,除非我們真的是回歸到愛跟光,不然我們就會一直在那邊遊蕩,是這樣子嗎?

Polo
要送便當。

郁愉
現階段先處理這個問題,下一階段就有下一階段的。

Polo
可是這裡面還牽涉一個大家常常沒有覺察到的,好像這些是受苦的,或者它是個問題,其實不要把它當做是個問題,「我就是來體驗這些,然後我變得不一樣,我的處理也不一樣,我在衝突的是『一直以來的處理方式是某一種形式』」,就像我們上次談到的進步的概念,我面對衝突就是「可以安撫完,過了就過了。」可是妳的內在不會想要這樣,因為如果妳的內在不想要這樣,就不會出現這種事啊,它一直出現,就是它給一次又一次的機會,讓妳去改變應對的方式,哈哈,很不爽。好嘛,妳再用妳所謂既有的方式,先再試試看,如果妳真的不想表達不同意見,不想有不一樣的處理,那妳就再用原來的方式看看,看妳體驗夠了原來的方式了沒有,本來就是這樣嘛,妳想要用原來的方式會比較順,或者比較安心,好啊,那就是體驗得還不夠,那妳就再用這樣的方法。可是到最後情況來,其實就是那個方法已經沒那麼好用了,它曾經是好用的方式,只是有效期限過了,那當然要再擴大,「衝突不是什麼壞事,或是不同的意見也不是什麼壞事」的這個觀念,就是再擴大。第二個是,當妳覺得衝突不是衝突的時候,當妳在處理那些事情的時候,妳也不會覺得有什麼衝突。就像我們在衝突,那就衝突啊,其實都很好啊,是「愛的合作性冒險」。當然我們可以拿這些來用,是因為我們理解,對這件事情的理解,所以我們可以這樣想,哈哈。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Anti-Spam Qu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