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堂+2的自我救贖紀實024

14堂+2的自我救贖紀實024

藜恩
對,這是很大的一個部份。

Polo
妳要罵也是罵他們,妳自責妳自己幹嘛?所以妳現在是在說:「因為我覺得自己做錯了,或做不好了,所以我下次要把這個東西做好。」

藜恩
對,怎樣做才是對的?

Polo
「妳做的是對的」的這個想法才是重點。當妳開始懷疑妳自己的時候,其實就不會有什麼好結果了,還是回到一個想法「我相信會解決」,該怎麼解決就怎麼解決。

藜恩
我還是相信會解決,現在的問題在於「該怎麼解決?」

Polo
對啊,其實是妳對於妳想要做的事情產生了懷疑,那個懷疑是來自於妳過去的經驗。可是那個經驗不是因為妳沒有做好,或妳沒有盯好,而是妳的信念把那個實相吸引過來。

藜恩
它是要考驗我夠不夠相信嗎?

Polo
當妳說:「它是在考驗我夠不夠相信嗎?」妳是在懷疑妳做得對不對,其實一直在繞著的核心是「我到底是做對或做錯?」就是「我在相信事情會做錯」,才會一直想著「我到底是做對還做錯?」

學員A
因為害怕會做錯,所以一直思考著這件事。

Polo
對,但是不只是害怕做錯,而是相信事情是會有做錯的時候。

藜恩
可是在一開始的時候,我對這件事情是非常放心的。

Polo
沒有那種事啦,那個實相沒有發生。

藜恩
所以我才會產生懷疑嘛。

Polo
不是懷疑,而是妳的自我覺察的問題。

學員A
害怕衝突?

藜恩
害怕衝突一直是我的議題啊!

Cindy
沒有到全然十分的相信。

Polo
簡單地說,我們還沒有完全地開悟或像佛陀,對於我們的覺察沒有辦法百分之百的知道,那種是可以預知可能性的未來,所以有一部份是我們可以覺察的,有一部份是還沒有覺察到的。對妳來講,是一個高度覺察者,假設是百分之八十好了,那百分之二十的實相出來,不代表妳比較爛,或是妳做錯了,妳可以相信妳沒有覺察,沒有想過一丁點那個部份,可是它還是出現了,我們還是以實相來決定我的信念,或回推我的信念。另外一個是,在這件事情裡,妳的心理實相是要體驗什麼?妳要體驗的事情通常都是妳最害怕的事情,妳怕要處理會很麻煩。

藜恩
這是第一個,我怕處理很麻煩。第二個,我怕衝突。第三,我喜歡信任。

Polo
妳信任人,體驗夠了嗎?

藜恩
夠了啊!

Polo
所以要體驗衝突啊。我講一個小的例子,你們轉過保險箱嗎,三組號碼,前面先轉三次,後面轉兩次,因為我們學校的檔案都鎖在門裡面的再裡面,我每次要去值班的時候,,如果是在上班時間,有時候其他的值班人員就會先打開了。可是有時候去了發現沒開,我就覺得好麻煩喔,每次在那邊弄來弄去。有一次我就在想,好,我要真心面對這件事情,後來其實就很快嘛,可是當我不想面對的時候,每次都覺得是很麻煩的事情,我每次邊開就邊幹譙(註:台語,罵。) 。可是當我去接受,那是一種心理狀態的轉變,我就覺得開那個其實還蠻快的。可是當我覺得那是一件困難的事情,我還是會開很久。

藜恩
我現在不是害怕要面對他們的衝突,那個已經都還好了,我反而是害怕他們說的話,我該不該相信?我要做到怎樣?我現在對我的做法存疑了,對我的相信存疑了。

Polo
所以妳根本就不用理他們了。

藜恩
什麼意思?

Polo
妳相信妳自己就好了。

藜恩
相信我的做法?

Polo
相信妳的做法啊,對啊。

藜恩
我想要的做法?

Polo
一個是妳又不相信他,一個是妳又在決定妳要不要再相信他一次,那麼這個事情是無解的。好像在妳的經驗裡面覺得,他已經令我覺得不可信任了,所以我要再信任他一次,其實是基於一個不可信任,但是想要再信任一次。

藜恩
其實這件事情對我比較大的影響,不在於那個麻煩,而是我對人的信任這件事情,我產生很大的考驗,我覺得我真誠對待沒有被回饋,真讓我受傷。

Polo
這是一個幻相,「我真誠對待沒有被回饋,那是我對這個現象的解釋,我覺得沒有被支持,沒有被好好的對待。」可是妳怎麼知道這是沒有被好好地對待?不管別人怎麼做,他都是在幫妳,哈哈。但是反之亦然,妳不管做什麼都在幫對方。

藜恩
他昨天講出一個非常荒謬的理由給我:「郭小姐,我是故意讓這件事情發生的。」我說:「你說什麼?再說一次!」

Polo
工程人員這樣說喔?他有修賽斯心法,哈哈。

藜恩
我問他為什麼,他說:「因為那個設計公司我要求他做什麼變更,他都不肯,所以我要讓這件事情發生,讓妳出來面對他。」我說:「你幹嘛整我?」他說:「沒有啊。」我說:「那你為什麼不事先跟我講?」他說:「我事先跟妳講,妳就不會生氣,妳不生氣,妳就不跳腳,不跳腳他們就不會出來,不會跟我講話。」我說:「你怎麼可以把我當棋子耍?」

學員A
他在教妳策略,哈哈。

Polo
重點是妳為什麼被當棋子耍。

藜恩
是啊。

Polo
這是一場愛的合作性冒險,哈哈。是嘛。

淑鷨
而且是妳願意的。

Polo
其實他還蠻清楚的啊,雖然看起來是很謀略,沒錯啊,如果沒有做成這樣,沒有一個店家會忍受的,可是如果不面對這個衝突……

藜恩
他說他每次去市府要求,去跟設計單位說這設計圖是不行的,可是對方就說按圖施工,他就說:「好!我就按圖施工給你看!」

Polo
那樣很好啊,他幫助你釐清這件事情的前因後果。對妳的意義是「我看到了這個」,因為今天如果妳個更會忍耐的人,這個就沒事了,「前面有一個路燈也不錯啊」,有,真的有人會這樣。但是也有人是「你敢超過一點點,我就跟你市政府沒完沒了。」

藜恩
後來才知道集水箱在我家門口。放一個箱子在門口,我不知道那是幹什麼用的,昨天我才知道那是幹什麼用的,所有的淤泥會掉在那個裡面,它挖的時候在那裡,很深耶,很深耶,我的門口有一個深井。

Polo
蠻好的。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Anti-Spam Qu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