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堂+2的自我救贖紀實023

14堂+2的自我救贖紀實023

七、以實相論英雄!

Polo
好!我昨天想到一個東西。就是,我們其實不是在處理自己的想法中「有好的點跟不好的點」,而是「我好像相信:我會一直想到不好的點」。

Cindy
對啊,人好像會有這種慣性。

Polo
其實這種狀況涉及的是背後那件事情,不是表面這兩件事(好跟不好)。舉大家平常比較會談到的事當例子,「我應該想好的,還是想不好的?」其實不是這個層面的事情,而是我好像在暗示我自己,因為我們不會擔心好的事情,而是「我如果想到不好的事情,我就慘了。」是背後更底層的信念在影響表面這兩件選擇的事情,「我好或不好。」所以妳到底是覺得有問題,還是沒問題?講一講之後,妳說看到別人有很多問題,所以又覺得自己沒問題。這也是一種方式。我的老師舉過一個例子,「看到自己的小孩那麼吵,但是到別人家,發現別人家已經被火燒掉一半了,就覺得好欣慰喔,我家只是吵而已。」就變得什麼問題也沒有。當然,妳看到別人有那麼多問題,也可以藉由這樣,回過頭來鼓勵自己「其實我這樣也不錯。」它也是一個可以處理的方式,而它真正的意涵在於「我並沒有我認為的那麼糟。」倒不是真的因為別人比較慘,我就會比較舒服一點,而是藉由那個事件,我說服了我自己,產生了一個相信。我本來相信我自己很慘,老公怎樣,小孩怎樣的,後來我發現,其實這不是慘,而是通病,有人比我更慘,別人的老公帶小三回到家裡,小孩每天都打她,戶頭裡每天都只有十五塊買早餐、三明治,我真是個幸運的女人!當妳看到別人比較差的時候,連結到一般在比喻的事情,當妳覺得妳很慘的時候,應該去重症病房,或是去急診室,不是去比較來讓妳覺得妳比較幸福,而是看到那個現象之後,產生一個感覺「我沒那麼嚴重。」覺得沒那麼嚴重,就是在升起一個新的信念「其實我是比較OK的」,是這個東西在產生作用。很多事情就像我們在辦慶典,辦到後來都變成儀式。可是慶典原本是有意義的,不管是初一、十五的拜拜,還是初二、十六「做牙」(註:台語,台灣工商業者每逢初二、十六日輒以牲醴、金紙祭祀土地公,祈求財利俗稱「做牙」),或是「對年」(註:台語,指亡者死亡一週年之日),或是結婚的儀式,到後來如果我們不瞭解它的意義,那麼就沒有用,就變成一個形式,就變成一個累贅,因為大家不能理解為什麼要用這些?甚至有些講這些話的人也不知道為什麼,他會說:「反正你就是去看那些重症的人,你就會比較好了。」會比較好的原因是來自於信念上的調整,而並不是比較的結果。若是比較的結果,這樣的解釋就太粗淺了。就算妳看到別人這樣,妳也要知道為什麼妳看到別人問題那麼多,妳就會覺得比較好,其實是因為妳說服自己妳是比較好的。那麼在實相的創造上,一個是覺得沒什麼,因為妳也覺得妳的狀況沒那麼不好,反而覺得妳的狀況比較好。妳相信妳的狀況是比較好的,那麼外面的實相就漸漸變得比較好,然後就變成後來所謂的「知足常樂。」如果妳一下子就跳到「知足常樂」,那會很慘,因為妳並不知道這到底是什麼意思。「妳應該要感到滿足,妳只要有妳必需的,不要有太多妳想要的,妳要珍惜。」其實都不是這些表面的描述在讓妳變好,如果妳從賽斯的角度切入,就是「信念的變化,實相才會變化」,從來都不是一件對照的事情,對照是假象。這樣可以嗎?很厲害吧!哈哈。

藜恩
當這個世界困擾你的時候,我們相信它是幻相的話,事情是改觀呢?還是要耐心等待?

Polo
這是兩件事啊。

藜恩
這是兩件事?

Polo
妳是說事情會改觀?還是耐心等待?

藜恩
對啊。

Polo
它可以是同一件事情,也可以是兩件事情,都是時間。

藜恩
當你認為它是幻相的時候,它會變成你想要的實相嗎?

Polo
不會啊,它就是幻相啊。講一個好玩的,我們有時候在電視上會看到演員看到一個人,或是看到一個鬼,然後就會說:「不不不,這是假的!」然後就是假的,就是鬼不見而已啊。它會不會變成妳要的?

藜恩
他不見了是我要的啊。

Polo
對啊,妳可以說他不見了是妳要的,所以我才會說它可是同一件事情,也可以是兩件事情。

藜恩
我最近的一個困擾是,我家門前在做橋,那個施工造成我家極大的不方便。我無法理解的是,當他們在施作的時候,我都沒有負面的想法,沒有擔心這個橋會造成我的不便,我還蠻配合地借他們電,借他們廁所,結果那座橋做好的時候,卻是我受損最大。他們把橋頭放在我家門口,一個集水器的大水溝就蓋在我家門口,一個路燈擺在我家的兩個房子的中間,原來沒有路燈的地方,又多了兩個路燈,我為什麼會吸引這樣的東西?

Polo
那妳要市長啊,這就是妳最怕的事情,哈哈。

藜恩
因為我得要去面對這件事情。

Polo
幾個層面,一個是信念所創造的實相,一個是信念創造這個實相之後,妳要體驗的是什麼?或是妳要採取的行動是什麼?

藜恩
我可以相信它是幻相,它就變好嗎?

Polo
不會,哈哈。依妳的狀況是不會的,因為當妳說造成妳的不便,然後妳說妳沒有負面的念頭,對啦,可是妳現在這樣想了。

藜恩
那是造成那個狀況之後,我才這樣想。

Polo
所以妳現在是在告訴我,有一個客觀存在的現象,然後妳才這麼感覺的,而不是妳的信念創造這個實相?

藜恩
我前面完全沒有一丁點的想法。

Polo
那就是暫時的智慧之燈暗下來,就是這個樣子。哪有這種事啊?一定是妳覺得有不方便的信念,可是妳沒有覺察,所以才創造那個實相,以實相來論英雄。

藜恩
這樣不合理!

Polo
什麼不合理?哈哈。

藜恩
所謂的不方便是本來有一塊地,就這樣子沒有了,拓寬造成所有在那邊的住戶的不方便,還有四個月沒有營業的店家,不方便是一定有,可是我沒有想到它會造成這麼大的困擾啊!

Polo
是,所以困擾跟不方便是幻相。

藜恩
可是我不會因為相信它是幻相,像你塞車,就變得通車了。我能相信它是幻相,它就……

Polo
妳確定不會?

藜恩
其實我在處理了,可是在處理當中,我要放多大的心力,這件事情才會按照我想要的方式進行,好讓我不用再擔心?我是需要相信他們說的,然後就不用擔心?我不曉得要做到什麼樣的程度才是所謂的信任?

Polo
想做就做,不想做就不要做,這樣就是信任啊。

藜恩
想做就做就是信任?可是我前面已經如此地配合了,而且非常地信任,這才是我想做的啊,不該是這個樣子,我也相信最起碼它會恢復原狀。

Polo
講一個錯誤的概念,但是蠻好笑的,「信任是因為你無能決定別人的命運」。所以妳把妳的雙手展開,任由他蹂躪妳。這是錯誤的概念啦,哈哈。

藜恩
我到底是需要一開始就做防範措施,需要叮嚀他們不准放這個,不准放那個嗎?

Polo
可以啊,可是妳不會比較舒服,對不對?

藜恩
那個對我來講是產生很大的衝突。

Polo
對啊。

藜恩
現在這個實相是要教會我做什麼?

Polo
妳覺得呢?

藜恩
我不希望是這個樣子。

Polo
那妳希望什麼?

藜恩
我希望是信任的角度,我還是覺得我該相信人。

Polo
妳不用「應該」相信人,這就好比妳「應該不自私」一樣。

藜恩
我是喜歡相信人的,不是「應該」,而是我是喜歡相信人的。

Polo
好,然後?

藜恩
以實相來講,這樣會使我對相信這件事情產生懷疑。

Polo
妳不用懷疑實相,用一個很簡單的講法是「這個實相是我吸引來的,我要吸引另一種實相,要怎麼做?」

藜恩
對,怎麼做?怎樣做才是對的?我已經處理事情了,要繼續相信用我處理的方式會解決我的問題?還是說,我必須要照一般人的作法?對我而言是很衝突的作法,我必須一步一步地盯緊他們做事。

Polo
所以妳是在想「我到底做得夠不夠?」

藜恩
對,我到底怎麼做才對?

Polo
跟剛剛描述的一樣,「我做得到底夠不夠?」重點不在夠或不夠,而是「我為什麼這樣想?我怎麼會產生一個我做得夠或不夠的想法?」

藜恩
對面的老板是每天站在那裡,他們就把他的牆修復得好好的,一點都沒有損害到他們的權益。

Polo
妳確定?

藜恩
事實上是這樣呈現。

Polo
是那一小段事實,後來他家就會被大水淹過。

藜恩
不會啦。

Polo
我的意思是說,因為他是在防範的過程裡面,橋只是他的人生的一部份而已。他的人生會有很多部份,會因著他的防範而產生問題,如果是真的一直在防範的人,妳會知道他的信念是什麼。

藜恩
對,我就是不希望我的人生需要處處去設防。

Polo
是。

藜恩
我不要處處去盯緊著,我不喜歡一步一步盯。我在想,這件事是要告訴我什麼?我前面因為信任而放著,而我現在卻是在要信任或盯緊當中做抉擇,我該向哪一方投靠?

Polo
我聽起來不像是在信任或盯緊之間做抉擇,妳已經抉擇了,妳要它擋在妳家前面。

藜恩
我不要它擋在我前面啊!

Polo
沒有不要,不要沒有發生啊!發生的是它擋在妳前面了。

藜恩
那我現在不要,該怎麼做才會不要擋在我前面?

Polo
叫他拆掉啊,哈哈。

藜恩
叫他們拆了啊,他們也口頭答應要拆啊。

Polo
好,那妳在不安什麼?

藜恩
因為前面他們也口頭答應會恢復原狀,結果恢復原狀是變成這個樣子,我會覺得是我沒有看好它,才會變成這樣。

Polo
所以妳是自責妳沒有看好它?

YOU每月支持問賽道~CAN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Anti-Spam Qu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