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堂+2的自我救贖紀實021

14堂+2的自我救贖紀實021

Polo
不是不夠,你對於那個失敗,是沒有貼近那個失敗。就像我如果沒有貼近那個車子被吊的事件,我根本就會看到失敗的事情,就會飛快地離開。所以你會一直催促自己要往前、要成功,然後把自己做到成功。可是,失敗沒有你想得那麼恐怖。

恆德
你說連包括得癌症死亡都沒有那麼恐怖。

Polo
那有什麼關係,魯伯還不是死得很慘。

恆德
你這樣講我就沒話講了。

Polo
魯伯寫《健康之道》最後是死得很慘的,那有什麼關係,他嚐試了另外一條路線,這才是重要的。

恆德
我不見得會聽啦,哈哈。

藜恩
敗在這兩個字,他真的不接受失敗這兩個字。

恆德
真的,我真的不見得會聽。

Polo
成功的動力來自於害怕失敗。

恆德
對,我是這樣。

Polo
那還有什麼好講的?這就是我們剛才在講的,「正向的行動來自於負面的信念」。

恆德
所以怎麼改?

Polo
就改啊。

恆德
那你教我,用賽斯心法。

藜恩
你就沒有要改。

恆德
哈哈。

Polo
對啊,你就沒有要改,不然哪一條也都可以用啊。比如說,你可以想為什麼今天自己會接觸到賽斯?為什麼自己會聽到這種講法?那就是你想改嘛,所以你聽到這種講法,不然你在世俗裡面,可能是被人一直稱讚的。

恆德
其實我現在也不是要受人稱讚,我是想到以後你的那個套房,哈哈。

Polo
你要受人稱讚,就是自己想要稱讚自己嘛。

恆德
也有,但是我也想救眾生。

Polo
你先救救你自己。

恆德
哈哈哈,有道理。

Polo
你也可以給我套房住,而我不用去上課啊,這樣也是一種方式啊,不用把這兩件事情綁在一起。像你們知不知道台東的台九線有一個「倒地鈴」?台九線350號,350公里處,他就是建一個屋子讓別人免費住宿,如果你覺得高興,就去買一包米回來,買水果,買餅乾,掃地。

藜恩
就把它放在那裡?

Polo
對,就是放在那邊。還是說,老師去都不能睡床上,都是讓學員睡床上,老師都要睡地上,哈哈。

恆德
因為在台中,學員至少還有基金會可以去,南投那邊總要有幾個老師來吧。所以我想一定要成立這樣的地方,然後我就邊做生意,也邊做一點好事,一舉數得,光用想的就很爽,利己又利人。

Polo
是啊。

恆德
許醫師講的。

Polo
是啊。

恆德
對,沒有錯,我雖然怕失敗,很多事情就要用強迫往前的方式,是怕失敗的信念。但是我做這件事情利己又利人又利眾生。

Polo
我不覺得利己,我覺得是利人跟利眾生,但是我不覺得真的利己。

恆德
沒有在利我?

Polo
沒有。

恆德
怎麼看?

Polo
你怎麼看不出來?

恆德
我自己也看不出來,我就是一直衝。

Polo
對啊,一直衝就是你處理事情的模式嘛。

恆德
細胞就一直活化,不是嗎?

Polo
細胞一直假象地活化,因為它會回到一個剛剛講的「葡萄都已經種成這樣子了,要不然還要怎樣?」可是現在不只是葡萄,連人生就只是這樣,那還能怎麼樣?

恆德
對啊,都沒有其他路可以走。

Polo
只能成功而已。

恆德
不能失敗。

Polo
你就是要學金庸筆下的獨孤求敗,「我如何打敗我自己,我如何讓我自己失敗」。但是其實失敗不是重點,而是讓你可以貼近你根本不需要那麼怕失敗這件事情。用比較籠統的表示,那就是見山又是山,這件事就是應該要做嘛,但是我們要做就一定要做到成功。再來你就會發現,你讓自己失敗,你去貼近失敗,會發現見山不是山,也不一定是這樣,倒也不一定像你想的那樣。你的豐富某一部份來自於你的失敗,來自一個自我定義的失敗。我們曾經記得項羽的事蹟,曾經記得那一個輝煌的時代,我們曾經記得黃金的十年,雖然也沒有成功,可是歷史上也記下一筆。我們曾經看梅爾.吉伯遜演的「英雄本色」裡的蘇格蘭人,也打不贏那些Longshanks英格蘭人,可是因為他們做出這樣的選擇,而在歷史上留下了一頁。到最後就是隨心所欲不逾矩,就是見山又是山。我不一定要這樣做,但是可以這樣做,我就做。

藜恩
可以做就做,不是必須或一定要做。

Polo
或者,我這樣做是為了什麼事情去做?就是我隨心所欲地做,其實還可以幫到人。變成葡萄也都沒有顧,就會長成那樣地好,哈哈,

恆德
真的是這樣子。

Polo
本來要放著不管了,還是一直長得很好。你知道那些原本用「秀明農法」在種植的,原本草都不除,農藥也不用,人家都說:「年輕人,你這樣的種法不行喔!」就是很多種新的路線的嚐試,這才是進步,所以整個進步的迷思需要被打破。所以,記起賽斯提的,進步其實是有一條新的路線被打開,而不是一個結果好壞,因為你還能怎麼樣?什麼事情都能做得很好,從你的角度來講,或是從其他人的角度來講,種菜,安親班,種葡萄,不是這件事不好,而是它只限制在某一個範疇裡面,或者只在某一個面向。

恆德
所以我還處在第一階段,見山是山。

Polo
隨便看你要怎麼講,反正不用比這個,主要是你自己的變化。回到一個根本性來講,我們是在一個不斷的變為的過程,如果我們不讓自己是在一個變為的狀態,我們就是處於固定的狀態。雖然我們好像還是做很多事情,雖然我們每天還是朝九晚五的上班,可是其實我們已經讓自己不往變為的方向走,但是他並沒有否定我們本來做的,沒有否定。

恆德
好了,我沒有問題了。

Polo
你每次都這樣講,哈哈。

恆德
我很容易領悟,但是我也很容易健忘。

Polo
刺青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Anti-Spam Qu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