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堂+2的自我救贖紀實020

14堂+2的自我救贖紀實020

恆德
三年前碰到癌症這件事情時,當時沒有接觸賽斯,當然一直在氣啊,在氣自己,或是說怎麼會是我?現在慢慢會懂一些,有進步了。

Polo
是啊。其實就像癌症的治療來講,主流還是醫學,癌症是一個事件,尋找醫學開刀化療是我們處理這種事件的一個方式。那麼我們要如何開出一個分枝,比如說我們用身心靈、用賽斯的觀念去看待身體是心靈的一面鏡子,那我們就開了一個分枝,但是這個分枝可能一開始是註定失敗的。我還蠻喜歡講四美有一次演講分享,她就說:「我一定要好好活著,因為許醫師等了十幾年,才等到我是第一個,我要是沒有好好活著,沒有人會相信。」哈哈。你開了一個新的分枝,可能就像賽斯在提的,可能第一次是註定要失敗的,所以不是你在這裡有沒有弄得更好叫作進步,而是你敢不敢用另外一種方式,願不願意用另外一種方式去處理。如果我們願意用另外一種方式去處理,我們就成功了,光這個舉動本身就成功了。弄一家店也是啊,我寧願試了而失敗,也不要沒有試而遺憾,就像你現在不願意一直種葡萄。

恆德
真的,我下禮拜才要去談蜜棗,看到它那麼大,我就會衝動,在高雄燕巢。

淑鷨
你趕快去種,我們就可以吃了。

藜恩
他根本是去賣,不是種。

恆德
所以我常常就會不知怎的感到不滿足。

Polo
改變處理的方式是換水果。

恆德
換啊,就是再增加。

Polo
但是還有什麼改變呢?不是量的增加,而是處理方式的變化。

恆德
你是說從葡萄這個東西?

Polo
對,它也是一個方向,比如說用牛奶,用屎啊,用什麼各種不同的方式,一種新的嚐試。那個嚐試的背後當然有你的理念,你做什麼樣的嚐試。就像一家店,你要用什麼樣的方式來經營。雖然賽斯講有時候第一次註定要失敗,還令人蠻害怕的,哈哈。可是你已經知道成功的方式是什麼了,你真的體驗過,你會覺得再這樣一直下去,還有什麼意思?那麼某一個程度變成一種偏安,你這樣一直種下去種到死,也很好過啊。可是,「原諒我不安定的靈魂」,你不會只是想這樣啦。

恆德
對,我不會只是想這樣,真的。

Polo
就是這個東西嘛。所以,很好玩的是偏安也沒關係,反正你一定會出問題。

恆德
你這個烏鴉嘴。

Polo
因為靈魂不想安於現狀。

恆德
這樣講可以,又推給賽斯。

Polo
意思是一樣的啊。每一個小孩,每一個我們曾經年輕的時代,我們都曾經做過一些不一樣的嚐試,不管是判逆,不管是不聽父母親的教導,但是我們還是很爽於做過這種可能性路線的處理方式。如果有一個東西是最好的,事件應該怎麼樣處理,這個世界會死絕,會變成就只是這樣,每一項東西都一成不變。只有在第一次或前幾次是令人興奮的,後來就覺得死氣沉沉。所以有一些有錢人常常會講:「有錢有什麼用?」雖然他們也會一直賺,然後也不覺得賺錢辛苦,但是就是這樣子而已。

恆德
但是我也不是說一定會有錢。

Polo
錢只是我舉的一個面向。

恆德
像我今年度的計畫,因為Polo一直叫我要弄一個房間給他,我真的把它當一回事。

藜恩
要弄個公主帳。

Polo
那我會不會得公主病?哈哈。

恆德
我就是停不下來。除了增加蜜棗之外,昨天有人問我,他安親班經營得要倒掉了,怎麼會經營到倒掉?

Polo
怎麼這麼厲害。

恆德
對啊,怎麼可能?我昨天想我悲慘的事情,馬上又想到很爽的事情。我晚上又想了很多,如果要做安親班的話,當然我不會去幫他做,如果我幫他做,我不如自己做,所以我就有好多的想法,可能真的會拓展到很大,你知道安親班有這樣子做的嗎?

Polo
哪樣做?又開始爽起來了,哈哈。

恆德
對,真的,都睡不著,這也是失眠的原因之一。第一個,Polo老師來跟這些家長上課。

郁愉
安親班的家長如果沒來上Polo的課,就不能來參加。

恆德
對,真的是這樣。一般的安親班只是著重在課業,不是這樣做的。我希望著重在生活教育,我會把我過去的一些資源拿來運用,包括去報社當小記者,去參觀報社,去電視台當小記者,上播報台,類似這樣。還有,去台中的伊莎貝爾工廠去做喜餅,去西螺的丸莊醬油實際操作製作醬油的過程,都是讓他們動手作。生活中常常在用的、在看的、在聽的、吃的,在那麼小的時候,在小學的時候就讓你碰觸到,請問有哪有一個安親班贏得過我?不可能。我自己越想越爽,因為只有我有這種資源。

Polo
好,聽起來是不錯啦,做起來應該也會不錯。但是,你可以說得過你自己嗎?

恆德
我能啊,我對這方面不認輸。

Polo
當我們說:「我就是想要怎麼做,我停不下來的時候。」其實這是我每次遇到一個情境,我採取的模式,當然這可以做。可是另外一個部份,可以去覺察的是「我真的有改變作法嗎?」因為你讓我看到的是你可以把事情做得很徹底,盡量做到好,可是你有辦法不做嗎?處事的方式更核心是在這裡做轉變。

恆德
不做這些要做什麼?只有上課嗎?上課的目的不是要拓展更寬廣的人生嗎?

Polo
上課的目的是為了爽,哈哈。其實不是作法對或不對的問題,或是哪一個作法好,而是我會不會敢用不一樣的作法?當我習慣性是這樣子處理事情,然後每次的成功也讓我有成就感,可是你就會發現,對,這都很好,可是,怎麼好像有一點不太對?它那個好可能也佔了百分之八九十,或者,我曾經提過一種成功的陷阱,你是不是應該要不做,或是用哪一種別的方式做,成為你面對事情的一種新的處理方式。如果你之前看到,你就停不下來,你就往前衝,你就去跟人家建議,或者是你自己來做。這樣講我應該沒有套房可以住了,哈哈,但是沒有關係,我們為了真理,也可以捨去套房。你下一次可不可以用不一樣的處理方式,你為你自己的生命也好,為你自己的靈魂再開另外一條通道?甚至會從中發現,原來你不敢用另一種方式,比如說,對你來講,停不下來的方式,是因為你怕什麼?

恆德
我唯有這樣子做,我的熱情才會一直湧現出來。

Polo
可是這樣其實是變成此地無銀三百兩,你的熱情不會因為你沒有做而消失。可是如果你是一直必須得做,那你是在相信你的熱情是會不見的嗎?所以,動靜之間只是所有作法的兩種而已,可是還有很多其他的方式。對你而言,哪怕是天馬行空地處理你看到的一個情境,看到一個可以做事情的不同作法。

藜恩
老師,我不懂。像你說不做,我懂,就是不做。另外一個方式是利用他以往的經驗來做。

Polo
也可以。就是說,去嚐試任何一個跟他以往做事情的方式有所不同的方式。

藜恩
我還是做這件事情,但是我不依賴我以前的那種處理方式跟關係在做。

Polo
這是一個,另外一個是也可以不做。

藜恩
也可以不做。

Polo
但是有一個東西是亂做,還是什麼其他的方式。

恆德
亂做是不可能。

藜恩
可是他只要成功啊。

Polo
誰說不可能?像我跟我兒子都是生出來亂的啊,我來亂這個世界,他來亂我。我的意思是說…

恆德
不做,我聽得懂,她聽不懂。

藜恩
不做我聽得懂啊,是另外一個方式……

恆德
不是啊,不做的那個意境更高耶。

藜恩
那個我知道。問題是用另外一種方式,像老師你在設定的時候,你在做這件事情的時候,你會設定一定要成功或不成功嗎?你是期待它是成功的嗎?

恆德
他不期待,可是我很期待。

Polo
本質上也不用去期待,因為你是要去經歷的。像我們之前講過一個很簡單的例子,你結婚是為了什麼?不是為了結婚有比較好的結果。你生小孩是為了可以更怎麼樣嗎?可以賺錢給你,還是看他成材不成材?不是,就只是我們想要體驗生小孩、養小孩的過程,我們想要體驗結婚的過程。

藜恩
可是在這過程中,完原沒有期望孩子變成怎麼樣子嗎?

Polo
有沒有期望跟是不是跟一定要這樣子期待,這是兩件事。在這個過程裡面,妳總會想「早知道當初不要結婚」,因為百分之八十的女人都這樣想。或者是「早知道就不要生小孩了」,會這樣子想是因為以一個期待,或者以一個結果做為一個觀察點。可是,讓妳忽略掉妳曾經開了一條路,進步不在於妳有沒有把一個小孩子養得很好,也不在於妳結了婚好像過得更幸福美滿。而是在於妳在一個單身的生活之中,妳有沒有開了另外一條路。在一個婚姻的路裡面,妳有沒有開了一個生小孩的路。好壞是很難說的,但是妳沒有生就是沒有那條路,妳沒有領養就沒有,妳就不會有那些經驗。妳就不會侃侃而談當兵的時候怎麼樣,妳就不會侃侃而談當初做生意多成功多失敗。妳會縮回來一個可能性路線,縮回來,縮回來,到一個要死不活的路線。可能它可以讓你安然渡過一生,但是就回到一個靈魂的本質,不會安於只是這樣子。過程中當然會因為入戲或世俗的影響,會有期待的產生,妳可以回過頭來提醒自己,期待也沒有意義啊,期待就只是期待。可能更重要的是,就像今天Cindy談的《健康之道》講的,妳就是用妳的全部活力,活在那個經驗裡面,妳不是要把它調到某一個固定的方向。

藜恩
那我們怎麼知道這個經驗我已經夠了?當我們覺得夠的時候,事情就過去了。

Polo
是啊。妳就忘了,妳就心無掛礙,當然妳可以憶起,可是妳會知道這件事情有沒有過。從一個個人的感受上,妳會比較清楚地知道這是有過,或者是沒有過。

淑鷨
老師,那我要問的是,你說我們是來體驗的,來體驗在做的過程,那個情緒是頻率一直在動。那我們到底是要體驗什麼?是體驗情緒的轉折?還是什麼?我的矛盾就是在這裡,一件事情來,我們要體驗,可是在那個過程裡,心裡面是起起浮浮的,是體驗那個情緒嗎?還是體驗什麼東西?

Polo
有什麼東西就體驗什麼東西啊,雖然看起來好像沒有什麼東西。情緒是一部份,可是妳也會有想法,或是妳會發現,其實妳有用不一樣的方式在面對這件事情。

淑鷨
所以就是體驗這個不一樣的想法。

Polo
情緒也是,妳發現自己變得不一樣也是,妳可能還可以有很多不一樣的面向,去瞭解到一些事情。

淑鷨
所以體驗是情緒、想法、感覺。

新學員
可以感覺到的任何東西。

淑鷨
就是體驗這樣子。

Polo
簡單地講,就是所有的東西,就是妳有什麼東西,妳在這裡面發現什麼東西,妳增益了什麼東西,妳更知覺了哪些事情,一樣的,不一樣的,然後就豐富了這個靈魂或本體。我們就是去創造實相,體驗不同的事情,然後把這種體驗往後面送,往那個本體,往那個靈魂處送,那它就越來越豐富。簡單地講,一個人如果一直做那個簡單朝九晚五的工作,什麼事情都不用想,他一輩子可以拉長成六十幾年,七十幾年,但是他的一生用一句話就講完了,「我這一輩子都是朝九晚五」。妳如果是做很多事情的人,妳就有很多的回憶,像我們昨天夜未眠的這位先生,就是這些東西在豐富他的這個人生。

淑鷨
可是老師說我們不要一直困在情緒,不要很單方面地在那個部份去體驗,焦點還要在放在其他地方。

Polo
好,可以這樣講,就是它不會只有情緒的部份,其實妳還會發現更多事情。嗯,我在想妳想知道的是什麼。對於妳來講,妳會覺得事情遇到了,好像只有情緒,然後就很累,對不對?有可能。

淑鷨
或者是說跟我們所預期的不一樣。

Polo
一定要跟妳預期的不一樣啊,哈哈。

淑鷨
就是有一個衝動去做一件事情,一定是想到它的美好的一面,那個行動力才會展現。

Polo
一樣嘛,每一件發生的事情都是美好的。

藜恩
我們的美好在結果。

郁愉
我們的美好在於符合我要的,只要是不同的,一律不接受。

淑鷨
假如沒有一個這樣的結果,我想是不會有動力的,就像恆德大哥講的。

Polo
誰說的?我當初為了愛往英國去,我也不知道會有什麼結果啊,雖然也是沒結果。

淑鷨
可是你一定覺得那個愛是很美好的。

Polo
我也不知道會不會有結果啊。

藜恩
可是你也沒預期一定沒結果,你會預期這次註定失敗而去嗎?

淑鷨
對啊,不可能是因為我就是要失敗,我就是硬要做,我想很少有人這樣。

恆德
討皮肉痛。

Polo
他就硬要往那個方向走。

淑鷨
討皮肉痛?

Polo
不是,是失敗。

恆德
我失敗得還不夠嗎?命都快沒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Anti-Spam Quiz: